第77章_不会吧怎么又升级了
2022小说网 > 不会吧怎么又升级了 > 第77章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77章

  只见幽寂真君的脸赤橙黄绿青蓝紫各种颜色转了个变。

  初岚凑近了,小声道:“真君先别把这事说去昂,我相信你做人底线很高,才告诉你的。”

  幽寂瞪着她,三息后,重重“哼”了一声,拂袖离去。

  初岚:“?”

  不过幽寂真君倒是真的,没有嚼舌根的习惯。

  初岚带着齐君往清峰走。

  越是靠近远处那座山头,她面色越凝重。

  齐君和她的事……要不要告诉师父。

  万一说了,师父会怎么想?

  初岚沉默下来,老父亲一朝看见女鹅带来男票,这个男票还曾在他眼皮子底下天天晃悠,问,老父亲是何反应?

  “这件事一定保密!”初岚再三叮嘱齐君,“你敢说出去,你女朋友就真没了。”

  齐君笑了笑:“好。”

  待到了清峰,康烨正等着他们。初岚和齐君分别从不同飞器上下来。

  打过招呼后,康烨随口一问:“师妹怎么不带你徒弟飞了?”

  从前二人出行,初岚都让齐君坐她松鼠。

  初岚心脏猛地悬起,偷偷给齐君打了个手势,让他不要说话。

  随即咳了咳:“嗯这个主要是吧,你看,齐君也不小了,不同骑,避嫌啊。”

  康烨摇着折扇,目光逡巡在二人之间,微微一笑:“也对。”

  初岚这才放心下来,往里面走。

  但在她没注意,康烨故意落后一步,睁大眼睛,偷偷掏出传讯令给李轻轻发:“小师妹她不对劲!!我就随便问了一句她为什么不带齐君飞,她居然说不同骑是避嫌?谁家师父带徒弟上飞器有嫌啊!”

  就在此时,初岚想起一件事,突然回头。

  康烨猛地背手在身后!

  初岚:“?”

  “师兄,你在干什么?”

  康烨急中生智,展开折扇,幽幽叹道:“都怪你师兄魅力太大,有不少女修每天问候,不回又显得我失礼。”

  初岚:“。”

  她回身继续往前走。

  康烨立刻掏出传讯令,继续发:“你还记不记得御剑大会上她和齐君……”

  与此同时,初岚也偷偷取出传讯令,给齐君发:“我有种不妙的预感,好像大师兄察觉到我们的事了。”

  齐君状似无意,轻轻扫了一眼康烨。

  康烨双眸似燃烧着火焰,一张俊脸正扭出千层饼的纹路,走路的姿势也很奇妙。

  齐君手持传讯令:“没事,他可能有些不舒服。”

  初岚猛地扭头!

  康烨唰的背手,却没来得及收敛神态,被初岚看了个完整。

  康烨十分心虚:“呵呵,师妹,我这是……我是。”

  初岚:“你真拉肚子了?别憋着,赶快去吧。”

  康烨:“。”

  见康烨不动,初岚恍然大悟,向齐君伸手:“徒弟,快。”

  齐君顿了顿,取出一卷书,之前初岚便寄存在他这里。

  她递给康烨:“这本适合,而且厕纸不够了也可以撕书。”

  康烨麻了,恍恍惚惚接过书,打开一看。

  《游离在两个道侣之间,我时刻感受着人性的挣扎与道德的谴责》

  《震惊!道侣竟然背着我与多个男修有染》

  《她是外门杂役的女儿,三十年后竟成为修真第一宗宗主》

  “……”这都是什么?

  但这奇怪的题头,竟勾得康烨心里痒痒,恨不得赶快看看里面都说了什么。

  康烨收起书,指了指清峰主殿:“师妹赶快去吧,师父他们还给你准备了点礼物。”

  听见这话,初岚背后冷汗直冒。

  他们?

  礼物?

  不会是三个十全大补送修为丹药,直线送她大乘吧?

  事情没她想象得那么糟,初岚一进主殿,就看见紫衣尊者、凌掌门和清尘尊者坐于其上。

  三人两个大乘,一个分神后期,紫衣一打眼,就笑了:“不错,居然分神了。”

  初岚:“……”

  好吧,她想多了,根本瞒不住。

  紫衣说罢,取出一只玉盒,挥手送来。

  初岚倒吸一口凉气。

  来了来了,传说中的十全大补一颗飞升丹。

  她打开盒子,顿时放出满堂霞光。

  ——流霞丹。

  初岚惯例道谢,紫衣却嗤了声:“你谢什么,这本来就是你的。”

  “哦。”初岚抱着丹药。

  这种东西,只要她不吃,就不会升级。

  紧接着,清尘尊者取出一个盒子。

  初岚再次紧张起来:“别别别,三位都别给了,我觉得现在就挺好的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清尘尊者打开木盒,只见里面是一把红色的,散发着辛辣刺鼻气息的,干辣椒。

  初岚:“?!?”

  清尘微笑:“听你总抱怨,为师便托人寻来这种特殊的灵植。”

  初岚非常感动,还是师父贴心,知道她想要什么。

  有了朝天椒,冬天她就再也不用吃清汤火锅了。

  这比什么十全大补丹来得实在太多。

  初岚满脑子都是火锅,涮毛肚虾滑小酥肉鲜切牛肉,忽略了清尘真君的一个词。

  ——特殊的灵植。

  她接过辣椒后,便说了她在秘境中的经历,以及清玄老祖的心魔、混沌双极碑中的小世界。

  只是淡化了她和齐君的事。

  三人听完后,紫衣尊者沉吟片刻:“双极碑的秘密,是你悟出来的?”

  初岚端茶的手一顿,看向齐君。

  而齐君正在饮茶,仿佛没有听见紫衣的问话。

  初岚:“是。”

  凌宗主却迫不及待道:“清玄老祖有没有留下什么东西?”

  初岚想了想:“有呀。”

  此话一出,三人皆屏息凝神,目不转睛看着初岚。

  竟然留了东西,还被清岚拿到了!

  那可是万年前飞升的大乘期老祖的传承!

  紫衣:“是玉简?还是手札?”

  初岚:“都不是。”

  众人翘首企盼,可偏偏关键时刻,她却皱着眉,手在乾坤袋里摸了好久,怎么也掏不出来。

  凌宗主心下焦急:“到底是什么东西?”

  初岚叹了口气,干脆拎着乾坤袋一角往下倒。

  只听“轰”一声巨响,整个清峰主殿被砸得东倒西歪。

  烟尘散开,地上被砸出一个大坑。

  清尘尊者:“。”

  坑中一块深灰色石碑。

  初岚叹气:“终于取出来了,挂在身上沉死了,我就让我徒弟帮忙背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你怎么把混沌双极碑弄回来了!

  还很嫌弃一副不想要的模样?

  紫衣尊者哈哈大笑:“不愧是清岚!去了一趟秘境,把秘境扛回来了。”

  当时,初岚准备出南海秘境,一见齐君就心虚。

  追根溯源,都是双极碑搞的鬼。此仇不报非君子,她便借口折返,将石碑薅了回来。

  初岚又摸出一个卦盘:“清玄老祖用的,好像是个仙器吧,被我用来挡天雷,中间裂了。”

  她摸了摸裂缝,剌手。

  “还怪丑的。”

  众人大惊失色。

  仙器?!

  还丑?

  凌宗主猛地起身:“快给我瞧瞧。”

  清尘尊者一拂尘横过去:“那是我徒儿捡的,给你做什么?”

  “……”

  凌宗主讪讪坐下:“清岚别误会,没有抢你法宝的意思,清玄老祖擅卜卦,当年飞升之前,留下一卷密信,由历代宗主保管,说是见卦盘时方能开封。可万年过去,谁也没见过所谓的卦盘。”

  初岚大大方方递上去。

  凌宗主颔首道:“待我去完禁地,便归还与你。”

  初岚摆手:“随便用。”

  卦盘上缴也没关系,反正她也不会算卦,那玩意儿还剌手,给她的话只能当手电筒,亮度还不如浪蕊珠。

  三人说了些话,给初岚和齐君例行赏了点灵石。

  “没想到。”紫衣尊者感叹,“几代人寻寻觅觅万年的混沌双极碑,居然就再眼前。”

  凌宗主也不禁感叹:“真是多亏了清岚啊。”

  而初岚望着地上大坑,心疼不已。

  她又要花钱修地板了。

  “赶快把石碑拿走。”

  -

  日头正好,春光明媚,从主殿出来后,初岚伸了个懒腰,带着齐君回到洞府。

  她进去后,先唤了声:“瓶瓶?”

  洞府寂静,没有回音,初岚便不再多问。吞天瓶好久没出现,她也不担心。这个瓶子虽然喜欢闯祸,但起码能自保。

  齐君:“师尊想念吞天瓶了?”

  初岚嗤了声:“没有,就是习惯叫一声罢了。”

  如同回家后唤一声狗勾名字,狗勾就会飞奔而来,绕着你打转。

  齐君看着神识中睡觉的吞天瓶,没有唤醒它。

  既是回家了,初岚当然喝了口茶,瘫在椅子上。

  窗外传来鸟雀啼鸣,阳光晒在肚子上,暖烘烘的。

  半晌,她看向齐君:“那个,我们接下来该做什么?”

  齐君:“师尊有事?”

  初岚挠挠头,犹犹豫豫:“没,就是……嗯,你知道这种关系之后,我们该做什么吗?”

  恕她没有经验,加上看见齐君的脸,想起这是徒弟兼职男朋友,脑子就有点懵。

  她怎么有难朋友了?

  一时间,二人陷入沉默。

  初岚合理怀疑,他和她一样,都是恋爱菜鸡。

  齐君眸中笑意流动:“师尊想做什么就做什么。”

  “?”

  初岚瞳孔地震:“那不行!”

  齐君一时不知是何意:“什么不行?”

  初岚咳了咳:“我不是那个意思,就是,唉没有。”

  齐君解下佩剑,放在桌前,手腕搭在银色剑鞘上,修长手指整理暗紫剑穗。

  他的手很美,初岚第一次见就注意到了,冷白的皮肤薄薄一层,随骨节线条起伏,即便离得远,他手背上淡青血管也一清二楚。

  初岚抿了抿唇:“嗯,我能不能……”

  齐君抬眼:“师尊想做什么?”

  做什么?

  初岚立刻咽了下去:“没什么,你弄剑穗吧。”

  齐君看她两三回,初岚都仰着脑袋,全神贯注喝茶看风景。

  山上春来晚,洞府窗前生了几枝雪杏。

  风光这样好,她心如止水。

  对,没有那个世俗的。

  初岚摒弃杂念,放下茶盏。

  就见眼下单单搁着一只手,日光白粲,皮肤好似在发光。

  “……”

  美色误人,古人诚不欺我

  而始作俑者却风轻云淡道:“剑穗理好了。”

  剑穗理好,等于手用完了。

  手得空了,等于手能给她用一下了。

  颜狗初岚胆子瞬间膨胀,光明正大伸出魔爪——

  轻轻地,捏了一下他食指指尖。

  轻得像蝶翼不经意间撩过。

  齐君眉梢一动,初岚猛地缩回去。

  “……”

  二人眼对眼,空气好像凝滞。

  “我,我没吓到你吧?”初岚小心翼翼。

  齐君看了她好半天,才垂眼道:“没有。”

  初岚暗地呼出一口气,没有太过火就好。

  就听齐君开口了:“师尊。”

  初岚:“?”

  他翻手,掌心朝上,似要求又似邀请:“礼尚往来,现在换师尊了。”

  初岚:“???”

  她默默伸出手,任由他长指收拢,牵住。

  接着,齐君轻轻捏了她手心两下。

  初岚双眼不由自主长大。

  这——

  有点像她以前捏猫猫爪爪?

  然而短短一瞬,齐君又放开了,侧着身也开始看窗外的雪杏。

  神色很像刚才的初岚。

  都是“风光这样好,没有那种世俗的”。

  美人观雪杏,自然是赏心悦目。

  初岚懵了好久,才终于反应过来。

  血亏,血亏!!

  她应该也捏两下的。

  顿时,初岚恶向胆边生,悄悄伸出圆手,猛地张开,冷不丁又捏了齐君手背一下。

  齐君:“……”

  初三岁露出微笑:“公平了。”

  她扭头看窗外。

  真不错。

  窗外雪杏开得真不错。

  -

  与此同时,魔域第四十九城外。

  深渊魔窟。

  昏暗的崖壁,垂落万丈,深不见底。

  文莆半跪在崖岸,目眦欲裂。

  差一招,就差一招。

  对岸,血光摇曳。

  “巫千星”浑身狼狈,七窍流血,却笑得放肆:“你过得来吗?”

  文莆颤颤巍巍站起身,手抖得连剑都握不住。

  “文师兄,别追了!”

  身后,一个师弟惊恐地看着他,伸出手,“师兄,我们回去吧……”

  文莆心中一动。

  他浑身散发着丝丝缕缕的黑气,是走火入魔的前兆。

  对岸,“巫千星”啧啧摇头,取出一枚简陋的卦盘,转了转。

  六十四卦轮转,排列出一行深奥的图形。

  他嗓音如蛇吐信子,戏谑又残忍:“过了这道崖,你就能杀了我报仇,不是么?”

  文莆骤然捏紧剑。

  那年,是他亲自将文萱从火海中一步步背了出来,但谁也不知,文萱的皮下,是巫千星。

  后来那段日子里,文萱就是他唯一的精神支柱。

  直到真相暴露的那一日,他看着文萱早就腐烂的尸身,真气紊乱,直接走火入魔,好在凌宗主暂时压住了他丹田。

  凌宗主很好,对他很好,甚至想收他做关门弟子,但文莆拒绝了。

  “师弟。”文莆乍然回头,却垂着眼,“你回去跟凌宗主说一声。”

  “就说,下次见到我,不要手下留情。”

  那师弟瞳孔剧缩,似是明白,已无力回天。

  在“巫千星”的笑声中,文莆提起淬了火的刀,一步步向前走去。

  虽然他一直不喜欢文家,虽然家主嫉恨他,虽然他只是个旁支。但文家给他了一切,荣耀、资源、血脉,没有文家,他连太虚宗都进不去。

  仔细想想,这一生中最值得怀念的,并非赢得多少荣耀,修为精进多少,而是和朋友们一起插科打诨罢了。

  听说初岚他们平安回来了。

  文莆一瞬间失神,当想到巫千星时,他眼神重新坚定起来。

  深渊魔窟,万倾红莲。他站在此地,回望过去,从前每个寻常得不能再寻常的日子,竟然都像金子一样,闪闪发光。

  “师兄,你跳下去就没有回头路了!”

  “无妨。”文莆双眸钉死巫千星,笑了笑。

  “我曾有过。”

  说罢,他纵身坠入魔窟。

  地面震颤数息,断崖中忽然溅出热浪。

  片刻后,魔气缠绕的黑影一跃而出,通身裹挟着不亚于分神的威压。

  文莆刀上淬火,挥动间在昏暗中迸射星火。

  “巫千星”笑声越来越邪性,低语道:“不论是谁,皆逃不开命运二字。”

  文莆面色冰冷,提刀就砍。

  “巫千星”一跃而起,如弹簧般落开八丈远。

  “来,杀了我。”他招手,“你将成为新的魔尊。”

  -

  千里之外,不知为何,太虚宗宗主忽然宣布封闭山门,紧急召回所有在外弟子。

  太虚宗主峰禁地。

  初岚急匆匆下到藏书阁,一开门,就见正中一把高背椅,左右分别有十六把金刚玄木椅,在座皆是宗内各位尊者、长老、峰主。

  “?!”

  初岚本以为凌宗主要与她一对一交流,没想到大家都来了。

  她一眼看过去,就瞧见自家师父。初岚慢吞吞朝清尘尊者走,犹犹豫豫停下脚步,站在他身后,低着头,尽量削弱自己的存在感。

  清尘尊者轻捋白发,一挥拂尘,指向旁边的空位:“坐。”

  一时间,十几位长老的目光从初岚身上扫过。

  清岚的确天资过人,但她何德何能,在宗内秘会中占据一座?

  阁中静得落针可闻,初岚屏住呼吸。

  这一天,终于是要到来了。她万般不情愿地,坐了上去。

  众人皆犹豫:“这……”

  大殿正中,凌宗主淡淡道:“第一件事,清岚尊者已于南海进阶分神。”

  “竟是如此?清岚尊者,恭喜啊!”

  “清岚尊者果然身负大机缘,不出三年就分神,可是狠狠打了那些说什么天才陨落之人的脸。”

  “既然已分神,今后每十日一次的宗内秘会,我们就能经常见了。”

  初岚两眼无神。

  十天就要开一次会!还有什么在等着她。

  凌宗主微笑道:“第二件事,清岚从南海秘境带回了清玄老祖的信物。”

  此话一出,众长老面面相觑。

  “清玄老祖?是那个清玄老祖吗?”

  “是。”凌宗主挥袖,一枚玉简飞出,悬浮于半空中,顿时满堂生辉,金字一列列流出。

  实在是清玄老祖咬文嚼字,不仅没有标点符号,不换行,还要用生僻成语。

  初岚盯着好半天,才读懂什么意思。

  大概就是说,他已经料算到,心魔会附身巫千星。但不要太担心,心魔离开他的神魂,最多只能活五年。

  “那只要牵制住巫千星,五年之后,待他身死道消,我们便能出战魔域,一举打败魔修?”一位长老两眼发光。

  凌宗主微微摇头,她再次挥袖,玉简又流出一行金字。

  ……话还不一次说清楚。

  初岚接着看。

  清玄老祖直言魔修不可灭。

  天道有常,魔尊是一个身份,而不是具体某个人。

  巫千星死亡时,便会有其他实力相当的人,替代他。

  初岚撑着头,若有所思。

  就在此时,一道焦急的声音打破禁地的沉闷。

  “宗主,大事不好!刚才幽伦真人传来消息。”

  “文、文莆他,堕魔了。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os2022.com。2022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os2022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